<dl id='y34ww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y34ww'><em id='y34ww'></em><td id='y34ww'><div id='y34w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34ww'><big id='y34ww'><big id='y34ww'></big><legend id='y34w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ins id='y34ww'></ins>

      <i id='y34ww'><div id='y34ww'><ins id='y34w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y34ww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y34ww'><strong id='y34ww'></strong><small id='y34ww'></small><button id='y34ww'></button><li id='y34ww'><noscript id='y34ww'><big id='y34ww'></big><dt id='y34w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34ww'><table id='y34ww'><blockquote id='y34ww'><tbody id='y34w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34ww'></u><kbd id='y34ww'><kbd id='y34ww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y34ww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y34ww'><strong id='y34w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y34ww'></i>
          1. 情人節的玫瑰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0

              那天是情人節,他剛剛下班,和公司的同事從電梯裡魚貫而出。大概是因為情人節的緣故,公司裡很多年輕人都成雙成對地相約在公司門口,而公司門口恰好有一個小女孩在販賣玫瑰。火紅的玫瑰一時間成瞭青年男人的搶手貨,眼看就要銷售一空瞭。公司裡的小王從他背後用手捅瞭捅,詭異地一笑:"經理,還不趕快去買一支玫瑰,情人節啊,送給嫂子啊,或者送給那個你朝思暮想的她啊。"
              他幡然有所悟,是啊,從妻子和他開始相好後,自己從來沒有送給她一支玫瑰。當初是因為經濟拮據,舍不得買,後來是因為工作忙碌,沒有渡過一個真正意義的情人節,再後來嘛,覺得老夫老妻,沒有那個必要吧。再說吧,妻子也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,談戀愛時就經常說"我們是為美好傢庭而來的,不須要那些虛偽的浪漫,如果你送玫瑰給我,還不如給我添件新衣呢。隻要是你愛我就行瞭。"
              他想瞭想,終於忍不住,買走瞭小女孩手裡最後一支玫瑰。這時候,他猛然記起瞭,妻子約他在附近商場碰面,說是要給兒子買初中教學輔導書,還要給自己買一條新款領帶,傢裡的領帶都有些舊瞭,不適合出門交際。
              他手裡捏著玫瑰,站在商場門口左顧右盼。這時候正值下班高峰期,進進出出的人很多,而且還有很多人認識他。於是很多人主動過來和他打招呼,他像平日裡一樣和打招呼的人點點頭,或者是寒暄幾句,但今天,每一個和他打招呼的人都表情神秘,說不準是喜是憂,是贊許還是疑惑。他看瞭看捏在手裡的玫瑰,感覺大傢都是在懷疑他在等待"小蜜",要不,這把年紀瞭還像年輕人一樣,用玫瑰來討人喜歡,套取芳心。
              "經理,行啊,平日裡一本正經,今天卻浪漫滿懷啊。嘻嘻。"又是一個認識他的毛頭小夥在奚落他。他一時間尷尬極瞭,後背感覺有萬道鋒芒在猛紮,涼颼颼、火辣辣,手裡的玫瑰越來越不是個味道。他捏玫瑰的手稍微一抖,玫瑰的枝條就折斷瞭,他剛剛要把玫瑰扔到垃圾桶去,恰好妻子趕到瞭。他順手把玫瑰塞進瞭西裝裡面的口袋裡。
              商場裡,各式各樣的花朵擺在瞭醒眼處,但妻子和他路過時,他都不敢去直視那裡,害怕稍不留神就被妻子看穿瞭自己的小陰謀。妻子領著他在超市東逛逛西逛逛,買好瞭給兒子的輔導書,也買好瞭給自己的領帶。快要出門時,他捧起一對陶瓷小人,樣子是"夫妻恩愛到白頭"的那種,陶瓷小人的樣子,可愛惹人,讓人憐愛有加,聯想翩翩。妻子看著他的樣子說:"想買就買吧,原來是為瞭賺錢買房,結婚瞭又說孩子還小,擺在傢裡容易被打碎。現在孩子也大瞭,買一兩件時尚物品裝飾一下也好,讓傢看起來溫馨一些。"
              "誒!"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陶瓷小人,付瞭錢,然後和妻子急匆匆地往傢裡趕去。
              昏黃的樓道裡,他看到妻子日益臃腫的腰身,逐漸枯黃的臉色,有種說不出的感動。妻子打開門,開燈,然後默默無聞地做好瞭晚餐,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吃完。妻子坐在沙發上看著無聊的肥皂劇,他坐在電腦前修改著公司的文檔。
              肥皂劇剛完,妻子要他系上剛買的領帶看看效果。他順從著妻子的意思,脫下西裝外套隨意掛在瞭衣架上,火紅的玫瑰爆露出來,從西裝口袋裡探出幾片玫瑰花瓣來。他想趕快去處理掉,但是,已經來不及瞭,妻子的目光已經死死地盯著那朵幾乎蔫瞭玫瑰。
              他恨不得狠狠地刷自己一個耳光,覺得敗露瞭一個不可告人的機密,情急之下,他靈機一動:"傑克·倫敦說過‘世界上是先有愛情,才有表達愛情的語言的,在愛情剛到世界上來的青春時期中,它學會瞭一套方法,往後可始終沒有忘掉過’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從來沒有忘記過我們當初的愛情,這是我18年以前就想要送給你的玫瑰。情人節快樂!!"
              說完,他僵在那,等待妻子的發落。等他抬頭,再看妻子一眼時,她早已泣不成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