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juo'></fieldset>
    <ins id='juo'></ins>
  1. <i id='juo'></i>

      <code id='juo'><strong id='ju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juo'><div id='juo'><ins id='ju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span id='juo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juo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juo'><strong id='juo'></strong><small id='juo'></small><button id='juo'></button><li id='juo'><noscript id='juo'><big id='juo'></big><dt id='ju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uo'><table id='juo'><blockquote id='juo'><tbody id='ju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uo'></u><kbd id='juo'><kbd id='juo'></kbd></kbd>

      2. <acronym id='juo'><em id='juo'></em><td id='juo'><div id='ju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uo'><big id='juo'><big id='juo'></big><legend id='ju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愛情米線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1

            蘇婷和魯豫相遇,剛好十八歲。魯豫和她同歲。蘇婷是一個規矩的農村少女,魯豫則是一個叛逆不羈的城市少年。他們在小鎮的化工廠做工。她為瞭掙錢,他則為瞭躲避因打架招惹的麻煩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婷又矮又胖,幼時的貧困養就瞭她拘謹的性格,在年輕喧嘩的聲浪裡,她永遠是最沉默最容易被忽略的一滴水。而魯豫相貌出眾,挺拔俊逸,浮雕一樣的面孔,眼睛深邃而明亮,是女孩心中的王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誰知,魯豫偏偏喜歡上瞭蘇婷。魯豫的活沒幹完,就有瞭約蘇婷的理由:“留下來幫幫忙,好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婷心一軟,就留下來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魯豫對蘇婷越來越熱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自從他第一眼見到蘇婷,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。他無意中翻開相冊,發現瞭蘇婷有一雙和母親相似的憂鬱的眼睛。怪不得看到蘇婷總覺得似曾相識呢!魯豫很小,母親就去世瞭,是酗酒的父親把他拉扯大的。父親對他實施的是棍棒教育。在父親的拳腳、棍棒下,魯豫也逐漸學會瞭用拳頭說話。直到有一天,父親再次對他揮舞棍棒的時候,他一把把父親搡倒在地,奪過棍棒,折成兩截,父親對他的棍棒教育才無聲地宣告結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婷和他以前的女友有很大不同:那些女孩吸煙酗酒上床打架什麼都肯幹,就是不肯走正道。蘇婷卻是個好女孩,傢境不怎麼好,自尊、自愛、剛強。有人說,好女人就像一本好書,讓你越讀越想讀。他遇見瞭蘇婷這本書,他渴望翻閱一輩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們倆經常一起軋馬路。真的是軋,從城北走到城南,從大街走進小巷,從天明走到天黑,要是一直走下去,恐怕不平的地方也被他們踩平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園林路開張瞭一傢米線館,叫過橋米線。肚子餓瞭,他們就跑過去饕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過橋米線是雲南的風味小吃。傳說很早以前,有一位書生在一個湖心亭苦讀,他的妻子每天都要過一座橋給這個書生送飯。有一天,妻子覺得丈夫很辛苦,就燉瞭隻雞放進土罐裡準備送給丈夫吃,可是中途有事便耽擱瞭,等回來才發現土罐裡的雞還是熱的,打開一看,發現上面有一層厚厚的黃油,於是就用雞油燙米線給丈夫吃,書生吃後贊不絕口。因為妻子每天送飯都要從湖的橋上經過,所以書生起名為“過橋米線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們第一次去,就被過橋米線的傳說打動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次魯豫的兜裡隻帶瞭五塊錢,勉強夠買一份過橋米線。蘇婷掏錢,他堅決不讓。米線端上桌,魯豫果斷地遞過一雙筷子,口中念念有詞:“你一半,我一半。老婆,將來你也做米線給我吃!”蘇婷嗅到瞭愛情甜絲絲的氣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魯豫對蘇婷很好:蘇婷單車的一枚螺絲丟瞭,跑起來咣當咣當響,魯豫借騎以後就不響瞭,原來螺絲已經補上,擰得結結實實的;突如其來的暴雨中,魯豫扯下自己的T恤,遮在蘇婷的頭上,寧肯自己赤裸著半截身體遭受雨淋;檸檬第一天上市,魯豫伸出拳頭放在她的鼻尖:“猜猜這是什麼?”指縫漏下瞭甜蜜清香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像蓮花一樣的,在那年夏日,蘇婷輕輕綻放瞭自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意外是突然發生的。那個夜晚。他們摟著肩剛嘗完米線出來,一群流裡流氣的年輕人欺過來,帶頭的是一個怒氣沖沖的漂亮女孩。女孩美麗的面龐因氣憤而扭曲。她對魯豫說:“今天你撂下個話──是要我,還是這個柴火妞?昨晚我們還上過床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婷被女孩的話語一下子砸暈瞭。她隻註意瞭魯豫對她的好,其實並不懂他。在魯豫身上沾染瞭太多種顏色。她選擇瞭離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些年,她結婚、離婚、再婚、再離婚。一個個男人近瞭,遠瞭……原本以為收拾起一段感情,另一段感情就會輕易地展開。結果完全不是那樣啊!忘記一個人,有時是一輩子的工程。關於魯豫的信息,她一條也不肯漏掉:他當兵瞭;他更換瞭差不多一打女友;他結婚瞭,又很快離婚,至今形單影隻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三十五歲的蘇婷重新回到瞭小城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公交車開瞭過來。她無聊地上車,落座,神情蕭索。車內電子屏上的一條信息映入眼簾:“婷:讓我們重新開始,好嗎?園林路過橋米線館見!豫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婷打聽到,是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男人為瞭等他的女友,盤下瞭那傢米線館,至今生意興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魯豫,原來愛情這般美好!”蘇婷步履輕盈地向園林路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