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26xis'></i>
  • <tr id='26xis'><strong id='26xis'></strong><small id='26xis'></small><button id='26xis'></button><li id='26xis'><noscript id='26xis'><big id='26xis'></big><dt id='26xi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6xis'><table id='26xis'><blockquote id='26xis'><tbody id='26xi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6xis'></u><kbd id='26xis'><kbd id='26xis'></kbd></kbd>
      <fieldset id='26xis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i id='26xis'><div id='26xis'><ins id='26xi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26xis'><em id='26xis'></em><td id='26xis'><div id='26xi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6xis'><big id='26xis'><big id='26xis'></big><legend id='26xi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26xis'><strong id='26xi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dl id='26xis'></dl>
            <span id='26xis'></span>
          1. <ins id='26xis'></ins>

            波拉特愛的春天不會有天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4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我和沈鈞都是從鄉鎮中學考進市一中的學生,不僅同班,高中三年還住在同一間宿舍。

               剛上高中那陣子,因為終於擺脫瞭父母的嚴厲管教,我們這群十六七歲的年輕人,就像突然被放飛的鳥,歡喜聖墟雀躍,撲騰得迷失瞭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我們宿舍住六個人,而沈鈞是最不合群的一個。同樣來自農村,他的言行舉止和穿著打扮都讓我們反感。難道農村來的,就得穿成一個土包子嗎?再加上他長得瘦小,豆芽菜一般,我們都不屑和他交往。但畢竟是住同一間宿舍的兄弟,周末大傢結伴出去時,都會邀他,可他不領情,一次也沒和我們出去過。有時收到傢裡寄來的生活費時,我們就會湊點錢到校外的小餐館裡聚聚,改善一下生活,也增進友誼,但沈鈞對此卻嗤之以鼻。

               剛開始我們以為沈鈞是怕花錢,從他並不多且破舊的衣物中,我們感覺得到他的貧窮。如果他合群些,表現得卑微且乖巧一些,我想我們宿舍的兄弟都會願意幫助他,並且不會去和他計較誰出錢多少的問題,但他偏不這樣,反感別人的憐憫,而且還高調地擺明他與我們之間的距離,對誰都沒有好臉色。

               宿舍睡前都有開“臥談會”的習慣,談論班上哪個女生最漂亮,哪款新出的手機最時尚,什劉德海去世麼電腦遊戲最好玩時,他會不合時宜地冒出一句:“真是膚淺,拿著父母寄來的血汗錢在這裡胡混,還那麼得意。”他唐突的語言讓談性正濃的我們仿佛挨瞭當頭一棒。

               我是宿舍的老大,不僅年紀稍長一點,個頭也最高,平日裡眾兄弟都對我恭恭敬敬,突然當眾被沈鈞這棵小豆芽菜教訓瞭一頓,顏面何存?沈鈞睡我上鋪,我惱怒地蹬掉被褥,雙腳直踹床板,厲聲罵道:“你這個小王八蛋,欠揍呀!”沒想到沈鈞這傢夥,人長得瘦小,脾氣卻不小,他火藥味十足地回敬我:“踹什麼踹?有本事把這床板扔到樓下去?”

               我一骨碌爬起來,硬生生地把睡在被窩裡的沈鈞給拽瞭下來。如果不是宿舍其他人拼命拉開,我肯定要好好修理這小子一頓,太不上道瞭,居然和我叫中文歐美無線碼板。

 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以後,我和沈鈞就結下瞭梁子,無論在宿舍還是在教室,我們都當對方是空氣。我的人緣好,成績也不差,宿舍的幾個兄弟整日裡圍著我轉。我們呼朋引伴,玩得樂不思蜀,個性孤僻的沈鈞終日裡一個人來來去去,落寞而孤單。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奧拉星   宿舍裡的老三許明,從進高中開始就窮追不舍地向隔壁班的一個女生獻殷勤,經過長達半年的努力,那女生終於答應和他約會瞭。

               約會是要花錢的。我們來自農村,傢境一般,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計算著用,身上能餘下來的錢並不多,但我們除瞭出謀劃策外,還把自己平時節省下楊超越談外界評價來的錢都鼎力相助瞭。可許明數瞭數,錢還是太少,這樣去和一個女生約會實在是沒面子,於是他把乞求的目光投向瞭沈鈞。

               我們都知道,雖然沈鈞傢裡窮,但他自己會寫文章掙錢。上高中後沒幾個月,我們就發現他一直在給雜志社寫稿,時常能收到各種樣刊和稿費單。許明在班上是負責收發信件的,沈鈞的稿費單都要經過他的手,至於沈鈞這幾個月以來到底收到瞭多少稿費,許明心裡最有譜,為此他希望沈鈞能幫助他。

               我們曾聽許明說過,沈鈞的稿費每個月都有幾百元,最多的一次,單單一張稿費單就有兩千元。他平時那灰狼電影網麼節省,又不出去玩,在這個宿舍裡,無疑是個小財主瞭。除瞭找他借錢外,別無人選。再加上平日裡,許明對沈鈞還是比較友善的,他的那些樣刊、稿費單一次也沒弄丟過。我們都以為,這一次沈鈞肯定會幫助許明,而且這也是一次他向我們幾個兄弟示好的絕佳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許明還沒開口,沈鈞卻先說話瞭:“你不要看我,我不會幫你的,我的錢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寫稿掙來的,不可能借給你花天酒地。”說完,他徑直走出瞭宿舍。

               許明傻眼瞭,一臉緋紅。其他幾個兄弟憤怒地拍著桌子叫囂:“沈鈞,你小子夠絕情的。”我不解氣,這個沈鈞怎麼沒點人情味,於是追著沖出宿舍,把剛走出去的他給拖瞭回來。我知道這次約會是許明的第一次約會,對他很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“你放開我,陳立。”沈鈞在我的大手下拼命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 我緊緊地拽住他,忍著怒火,用極懇切的語氣對他說:“沈鈞,以前是我不對,我在這裡給你道歉瞭,但這次無論如何,你都要幫幫許明。”

               沈鈞抬起頭,懷疑地盯著我,他知道我是那種就算有錯也不肯承認的人。但很快,他的目光就從我的臉上飄過,依舊冷淡地說:“對不起!這件事我無能為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聽他說完,我心寒瞭,於是狠狠地一把將他推出去。沒想到他趔趄一下撞到瞭鐵架床的橫桿上,額頭磕出瞭血。事情的突變令大傢恐慌起來,特別是看見沈鈞汩汩流血的額頭和瞬間被血染紅的白襯衣時,我們都傻眼瞭。

               許明第一個反應過來,他趕緊抓起一條毛巾跑過去捂在沈鈞的額頭上。“快幫忙把血止住。”許明著急地叫起來,我們這才手忙腳亂地跑過去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看著一臉血跡、身子單薄的沈鈞,我一陣內疚。“對……對不起!沈鈞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我支支吾吾,心裡忐忑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 “別傻站著,我們要先送他去醫院包紮傷口,還要打破傷風疫苗。”許明理智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“大傢別亂,不要一窩蜂出去,不然被老師發現瞭。”一個兄弟提醒瞭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沈鈞還算配合,他沒有大聲嚷嚷。在許明的護送下,沈鈞悄悄溜出瞭宿舍樓。餘下的我們,借著夜色魚貫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這是第一次,我們宿舍的六兄弟集體外出,不是去玩,而是送沈鈞到醫院包紮傷口。在醫院時,我主動守護在沈鈞身邊,心裡很慌亂。還好,醫生說,沈鈞的傷口不深,以後不會留下疤痕。回去時,許明向沈鈞求情,讓他別把這事告訴老師。沈鈞默許瞭,但他依舊沒借錢給許明。

               許明錯過瞭約會時間,還把錢都花在醫院為沈鈞包紮傷口上。看得出來,他有些遺憾,但他還是自嘲地解釋說:“如果兩情相悅,又何必拘泥於一次約會呢?”

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我沒想到,那麼小氣的沈鈞,在後來我父親生病住院,在我傢人四處忙著籌錢時,他會主動來幫助我。

               那時已經上高二瞭。有一天上課時,姐姐突然來學校找三千鴉殺我。看她一臉焦急的樣子,我就猜到肯定是傢裡出事瞭。聽完她的訴說,我愣住瞭,父親在田裡幹活時,突然暈倒,現在已經被送到醫院搶救。

               我心慌得連手都冰涼瞭,不知如何是好。我知道傢裡的情況,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,就是借,也得有時間去籌。

               我請瞭幾天假,跟姐姐去瞭醫院。那幾天裡,我看護著父親,媽媽和姐姐都回村裡向親戚朋友借錢去瞭,但昂貴的醫療費用還是讓我們頭痛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宿舍的兄弟都到醫院來看望我父親,他們還買瞭很多水果。看著真誠的他們,我心裡很欣慰,隻是面對躺在病床上羸弱的爸爸,我還是忍不住長籲短嘆,一臉愁容。都還是學生,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,想資源你懂的幫也幫不上我,除瞭寬慰別無他法。

               沈鈞是和大夥一起來的,他的出現我很意外。自那次我把他的額頭磕破後,我們之間的關系較以前已有所緩和,但平日裡我們還是沒有私交。我一直覺得,我們是不同類型的兩種人,永遠不會有融洽的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兄弟們圍著我說話時,沈鈞一直默默地站在旁邊,直到離開,他都沒說一句話。我沒想到,第二天中午,沈鈞居然會一個人再跑來醫院。看著氣喘籲籲的他,我疑惑瞭。正納悶時,他把我叫到瞭病房外的走廊上。

               “這個給你,裡面的錢少瞭點,隻有兩千多……”說著,他遞給我一張銀行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