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2fuhi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2fuhi'></fieldset>

    <span id='2fuhi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2fuhi'><strong id='2fuhi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2fuhi'><div id='2fuhi'><ins id='2fuhi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ns id='2fuhi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2fuhi'><strong id='2fuhi'></strong><small id='2fuhi'></small><button id='2fuhi'></button><li id='2fuhi'><noscript id='2fuhi'><big id='2fuhi'></big><dt id='2fuh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fuhi'><table id='2fuhi'><blockquote id='2fuhi'><tbody id='2fuh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fuhi'></u><kbd id='2fuhi'><kbd id='2fuhi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acronym id='2fuhi'><em id='2fuhi'></em><td id='2fuhi'><div id='2fuh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fuhi'><big id='2fuhi'><big id='2fuhi'></big><legend id='2fuh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3. <dl id='2fuhi'></dl>

          1. 我的奇妙女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“西安碑林區友誼西路……”

            程子峰拿著手機一邊走一邊念出聲,十分鐘後,他在這個繁華都市的背街小巷裡找到瞭地址上的那個地方。他一臉蒙圈地站在門口,烈日下的那間店門頭上赫然寫著:陳記麻辣燙。

            推開店門,麻辣燙獨特的辛辣氣息撲面而來。下午三點鐘沒有客人,小店裡的前臺姑娘坐在最裡面,在他進門時淡定地瞧瞭他一眼後,繼續吃著一碗朝鮮冷面。

            “請問……”

            程子峰隻說瞭兩個字,姑娘就冷冷地打斷他:“籃子在那邊,素菜三塊,葷菜五塊,選完瞭過來結賬。”

            說完她還指瞭指進門處的保鮮櫃。

            “呃……”程子峰訕笑著硬著頭皮直奔主題,“請問陳楠在嗎?”

            吃東西的姑娘頓瞭一下,抬頭:“你找她幹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我有個碗需要修補。”他說著,從手拎袋裡拿出那個碗。黑釉金邊,碗底描金是一片被碾碎瞭一角的落葉。

            陳楠抬眼一看就知道,那是南宋吉州窯的烏金釉葉紋碗。她之前見過另一個,是在臺北故宮博物館。

            原來不是孤品啊。

            她這麼想著,淡淡地回:“不認識。”

            那你還問我找她幹嗎?!

            這要是擱在平時,程子峰早轉身走人瞭。但這次不同,他很重視這件事。於是隻好忍下這句質問,轉而拿出手機查看瞭一下地址,又將屏幕展示給她看:“我朋友發我的就是這個地址,我看你們門頭上寫著‘陳記麻辣燙’,她也姓陳,叫陳楠。一個姑娘,二十多歲,很擅長瓷器修復,她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我說,不認識。”陳楠淡淡地說著,又反問,“姓陳的那麼多,麻辣燙都是她傢開的呀?”
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程少爺有富裕的傢庭和美好的皮相加持,再加上天資聰穎,小半輩子走南闖北,沒受過這種氣。

            但他堂堂一個男人總不能跟一個麻辣燙店的前臺姑娘過不去,程子峰按捺住心裡的煩躁,把碗裝好後走回車裡打電話:“趙哥,你推薦的這個人到底靠譜不靠譜啊,給的地址都是假的!”

            電話那邊的漢子一怔,復又笑起來:“你是不是找的地方不對啊?”

            “怎麼可能呢?”程子峰說,“我按你給的地址找過去,是個麻辣燙店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就是麻辣燙店啊。陳記,很有名的。我們小十三自己投資的,她好玩吧?”趙哥在電話那頭很肯定地說。

            好玩個鬼!

            程子峰一肚子疑惑,把剛才的事在腦子裡又過瞭一遍,末瞭道:“你用微信給我傳一張陳楠的照片。”

            趙哥也不含糊,十幾秒後就發瞭一張照片過來。十三人的大合照裡唯一的姑娘,就長著一張跟剛才麻辣燙店前臺姑娘一模一樣的臉。程子峰問:“她是雙胞胎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啊!”趙哥“呵呵”地笑,“陳楠是獨生女,不過一點兒也不嬌氣,很會玩,不然怎麼能成瞭我們這幫人的十三妹呢?”

            程子峰無語,掛斷電話按原路重新找回去,她那碗面還沒吃完!

            “你就是陳楠。”他往前臺一站,是陳述句。

            姑娘挑眉,也沒直接否認:“怎麼?”

            程子峰怒極反笑:“那你剛才怎麼不承認呢?”

            “看你不順眼唄。”她終於吃完瞭碗裡的最後一根面條,一點不含糊地回答。

            這是程子峰第一次見到陳楠,過程總結八個字——功敗垂成,鎩羽而歸。

            對這女人的評價就幾個字:什麼玩意兒!

            002

            程子峰第二次決定去找陳楠隔瞭三個月之久。其間他又找瞭好幾個人問過烏金碗修復這事兒,無奈碗碎得太厲害,大傢紛紛表示幹不瞭。話到最後,每個人都向他推薦:“要不……你去找西安碑林區的陳十三試試看?”

            饒是程子峰再有修養,想起此前種種遭遇,也忍不住腹誹:我倒是想找她,但架不住那個陳十三是個十三點啊!

            但轉念一想,他又忍不住找到趙哥:“你給打個招呼唄?”

            彼時趙哥正在自己的古玩店裡對著電腦玩蜘蛛紙牌:“弟弟啊,不是哥哥不給你面子,而是我這個妹妹的地位比較特殊,別說是我,你去問其他十一位哥哥,也沒一個願意為這事兒勉強她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你的意思是我這碗就沒轍瞭唄?”程子峰有點泄氣。

            “也不至於,”趙哥贏瞭一局,回頭看他,“你再去找找看,她就是手頭有點錢愛瞎投資,不務正業,但手藝是真好。她脾氣怪是怪瞭點,其實心軟得很。你再去一次,想想看,人傢劉備還三顧茅廬呢。”

            但劉備請的是諸葛亮,他找的這算什麼?

            一個賣麻辣燙的!

            趙哥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的心思,又慢悠悠地說瞭一句:“你就當是上天在檢驗你的孝心好瞭。是你自己說的啊,你奶奶什麼也不缺,就惦記著這個碗。”